“愿诸神保佑你,我的兄弟。”


这是一个掩饰过的低沉嗓音,在他错身而过的时刻忽然响起,叶修稍有些错愕地回头向后看去,柔软的袍子的一角迅速地划出他的视线,像一尾灰色的鱼划开。当他直觉到这一切都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爆炸的火光慢镜头一般有如泼墨地渗透开来,他奋力地朝前扑去,气浪像是凝固地潮水,全身的细胞在一瞬间沸腾。他只感受到了窒息——


忽然有一只手抓住了他,有力的、不容置疑的,像是要将他的灵魂住钳制强硬地塞回到这幅躯壳里。他的身体再没有力气,只好顺着惯性跌进一个柔软的怀抱,温暖得像是最终的归宿。或许是这感觉过于熟悉,叶修凝聚起残存的微弱意识——他看见了勿忘我花一样绽开的天空,花间有飞...

00

他们说他死了,尸骨埋藏在冰雪之下。


01

十月份的时候我开始远游,没有原因和契机,就像是水到渠成一般,那天我醒来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那个想法就忽然窜到我的大脑,像是某种命中注定的东西,它发出了指令说你必须去,于是我就下床开始整理。我想天花板和我想要离去没有关系,我们几个月前才刚刷好的它,是很干净的白色。那时候叶秋站在床上,脚下垫着摇摇晃晃的四角木头凳子,他一手提着油漆一手是刷子,不太熟练却大大咧咧地涂抹着,滴落下来的油漆现在就凝固在我的左手指尖的地方,抚摸上去是一个光滑的圆形凸起;而我在下面帮他稳住凳子,他对我有一搭没一搭地瞎扯,我在一旁嗯嗯啊啊的权当回答,最后他把油漆桶仍......

·一块小甜饼///

·cp=伞修

·[1]  [2]


牛顿三铁律


>>>相互作用的两个质点之间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总是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


“有时候我真的会忘记你喜欢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沐秋正缩在被子里面,嘴里叼着温度计因而声音含含糊糊的。他陷进身后柔软的靠枕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无比怨念的眼神盯着电脑前的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的身影——叶修正用自己无比冷漠与坚定的背影完美地诠释着苏沐秋的话。


“搞得我好像喜欢过一样。”叶修习惯性地否定道,终于停下了动作,偏过身子...

·好久不见


听到声音的时候他还有些诧异,但随即他的大脑就飞速运转着理清了一切,昨天晚上熬夜的后果就是眼角淡青色的象征疲倦的黑眼圈和此刻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他不得不深深吸了一口烟让那浑浊的雾气弥漫口腔。保持镇定。被强硬撕裂的过去的岁月有重新拼合起来的迹象,大脑里的细胞好似在咆哮。保持镇定,镇定。


他没开口,斜叼着眼,尽管这让他的态度看起来不那么友善,但咄咄逼人是从来最好的伪装。他低着眉去看那烟燃烧的轨迹,逐渐靠近,忽明忽暗,像是某种不屈的行将就木的灵魂,面对天空的苍鹰,搭建起来的牢笼无法锁住锋芒毕露的利爪,颈项上清脆撞击的金属锁链在每一次挣扎之下扼杀肉体。


·...

·cp=all叶

·【楔子】-【3】  【4】


【5】


黄少天很长时间没有回国,这次回来大概也是为了处理一些琐琐碎碎的事情——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会久留。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似乎并不打算很快离开,偶尔有一次我听到他在楼道转角偷偷摸摸地打电话,语气冷冰冰的,不过我也只是感叹了一下原来黄少天也会有这样严肃而语言简短干练的时刻便很快离开了。我没有帮他定旅馆,晚上只好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但他倒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所幸的是嘉世对我的举止有一种奇怪的放纵与容忍,于是连着几天我得以都推掉工作被黄少天拉着在大街小巷到处逛,不得不说,他对这个城市比我更...

·看段子猜cp咯


Scene 1


“大概吧,”叶修抱着浅灰色的马克杯吃吃笑着一边对我说。房间里温度很低,我看到他感到冷似的蜷起身子缩在沙发一角,肩膀因为微笑而轻微耸动着,盖在身上的棕色的毛茸茸的毯子慢慢顺着身体滑下来露出里面略显宽大的衬衫。他的眼睛很黑,因为氤氲开来的薄雾似的热气而显得湿漉漉的,他的视线沿着杯沿直直地向我望来。

少来,我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他好似了然我心里的想法一般,笑的恣意,“______,被我打趴的时候不要哭哦。”


Scene 2

晚上我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他在干什么。他回答的很迅速,仿佛就在等待着这一刻似的:

练习。

后面又跟了一...

·AU

·cp=all叶/黄叶

·[楔子]-[3]


【4】


最后我还是把黄少天带回了嘉世,他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一脸的不情愿,嘀嘀咕咕着说绝对不要和那些剥削压迫的资本主义们同流合污,于是我只好挑起眉毛问他,那我算什么,和资产阶级一起从粉丝手里剥削的帮凶?他的反应倒是很快——当然是被压迫的无辜歌手叶修啦,一脸的大义凌然,然后举起相机对准我的脸来了一张快照,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他的目光穿过相机捕捉到了我的,然后朝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那个微笑,但是它确实让我的心脏狠狠地震颤了一下,好似冰雪融化,海水温柔...

·一块小甜饼

·cp=伞修Only

·[1]


牛顿三铁律[2]


>>>物体的加速度跟物体所受的合外力成正比,跟物体的质量成反比,加速度的方向跟合外力的方向相同。


叶修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会持续多久。有时候他会忽然回忆起几个月来的生活,像是日光下闪闪发光的碎片,或许棱角仍然带着些许尖锐的刺,却足以折射出彩虹的斑斓模样来。


苏家兄妹待他很好——或许好还不足以描述他们突飞猛进的关系,好像自从叶修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这里的一部分,他的痕迹布满了每一个角落,从橱柜里的泡面到和苏沐秋并排放在一起的牙刷,从电脑前凌乱...

>>> 


我在十一岁生日的时候被带到乌托邦的。


说起来颇像上帝一个残酷的玩笑,不过我确实是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简单来说就是我被吓坏了,而当时候我回忆起那些事情,我很奇怪我身体里面的保护机制为什么不会为了我的生命安全而删除这段记忆,相反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像是用烛油熔铸起来的——那个时候我正在吹我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那小东西五彩缤纷的,尖端上跳动着火焰像是舞女一般轻盈的跃动着,投影在我的视网膜上,烧灼出小小的太阳。母亲微笑着唱生日歌,她的声音过于干涩,仿佛是一口干涸的井,石子投进去只有空洞的回声。他们关上了灯,这时候房间里的物什像是...

。一个小甜饼////

。cp=伞修Only


牛顿三铁律

>>>任何一个物体在不受外力或受平衡力的作用时,总是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直到有作用在它上面的外力迫使它改变这种状态为止。


叶修从来没想过这场旅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则是逃难——的终点会是何处。他风尘仆仆,一路南下,旅途中最舒适的落脚点是火车上松软的座椅,而那也是很遥远的记忆了。他没有身份证,更没有足够的钱去住旅店,大多数夜晚他选择像个流浪汉似睡在公园冰冷、僵硬的长椅上。长夜漫漫,而在那些无眠的夜里他盯着天空中稀辽的几颗星星,不去回忆过去,也不去设想未来,他只是看着,思维越过了辽阔的瞳孔一般漆黑...

千落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 千落 / Powered by LOFTER